?
-->
电信法新形势下立法进程滞后
2016-02-24 中国信息产业网

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五年立法规划中,电信法、电子商务法、网络安全法同时入列,其中,电信法位列第一类项目,即“条件比较成熟、任期内拟提请审议的法律草案”,而电子商务法和网络安全法分别为二、三类项目。

如今,三部法律的立法进度发生位移,网络安全法草案已公开征求意见,电子商务法也已形成多部立法大纲,电信法虽然起草完成多年,立法进程却在互联网新形势下停滞不前。

在近期举行的第二届中国互联网法律政策论坛上,工信部政法司法规处副处长石玉春呼吁,“应该加快推进已列入立法议程的法律法规项目,比如无线电管理条例、电信法、电子商务法、网络安全法等。”

国家立法推进困难情况下,一些省份开始进行基础电信设施的地方立法,在地方法规层面解决基础电信设施的规划难、审批难、进场难,以保障电信企业“通路权”,同时保护电信设施安全。

立法进度滞后

石玉春发现,近年来,传统领域的立法在向互联网领域逐步延伸。“近十年来,大概有20多部法律法规对涉及互联网的部分进行了专门规定。”

“互联网的发展最早依托于传统电信网,以前的管理机制是由电信管理机构兼管互联网。”石玉春说。比如2000年制定的《电信条例》把互联网的电子邮件、接入服务、信息服务都作为电信服务管理。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》同样把电信管理机构作为互联网主管机构。但现在,互联网管理已成为电信管理的重点领域,其多元化、开放性等特点与电信业不同,给相关管理和立法都带来了巨大挑战。

2015年4月,中央编办下发通知,将工信部电信管理局更名为信息通信管理局。信息通信管理局的主要职责包括“依法对电信和互联网等信息通信服务实行监管,承担互联网行业管理”,以及“推进电信、广播电视和计算机网络融合”。从名称可以看出,有关监管机构的思路也在与时俱进。

电信法于2013年12月被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的第一类项目,但在国务院2014年立法工作计划中,其被调整为第二类“预备项目”。国务院2015年立法工作计划于今年3月制定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,该计划已于5月下发,但尚未向社会公布。

电信法立法难度来自越来越复杂的技术变革。比如微信提供的延迟语音、信息图片传输是否属于基础电信业务?手机QQ等实时语音通话功能应当如何定义?

地方绕道“突围”

电信法立法障碍短期难以破除的情况下,一些地方省份正在试图绕道“突围”,起草各自的基础电信设施保护条例。
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